吃蛋卡被定义成非法集资的商业模式案例

时间:2017-01-21 22:28来源:财富鹰财商学院 作者:财富鹰财商教育学院 点击:

吃蛋卡他以20元起家,用发行“吃蛋卡”的方式发展客户,扩张资金。据他自己介绍,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通过发展10万个吃蛋户,聚集资金2000万元
  山西太原市的张长法创造了一个“神话”。

  他以20元起家,用发行“吃蛋卡”的方式发展客户,扩张资金。据他自己介绍,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通过发展10万个吃蛋户,聚集资金2000万元———按照这种发展速度,三四年后,他经营的“长法养殖中心”可成为投资规模30亿元人民币的“大型企业集团”。
    休闲游戏一网打尽     工作與生活如何大不同    
吃蛋卡
  但是,张长法的“大企业梦”被击碎了。

  “长法303”,即太原市小店区长法养殖中心,是一家以养鸡、售蛋发展起来的民营企业,2002年5月30日经工商所发照经营。注册仅仅6个月后,2002年12月15日,该公司突然被中国人民银行太原市中心支行公告取缔,18日公司被查封;37天后即2003年1月22日,企业法人代表张长法被太原市公安局小店分局刑事拘留,同年元月30日被逮捕,押在小店看守所,原因是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张长法被逮捕后,其公司职工也认为,张长法是“合法守信的民营企业家”。

  据当地人说,张长法的企业被查封前,“不欠持卡吃蛋户1斤蛋或1元钱”;于是,公司员工普遍认为“是政府观念落后,扼杀了一个正在走向成功的企业”。

  2004年5月31日,张长法被逮捕16个月后,这起“非法集资”案在小店法院开庭审理。

  7月14日,法院对张长法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行了一审宣判:被告人张长法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10万元。法院经过审理后认定,原太原市长法养殖中心代表人张长法,通过向社会公众发放各类投资卡、吃蛋卡等吸收公众存款600多万元,属于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的行为,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因此做出以上判决。判决后,张长法表示将提起上诉。

  “卖蛋卡”之谜

  张长法创造“神话”的工具,是与鸡蛋相关的各种销售卡。

  “120元普蛋吃蛋卡”即是其中一种:吃蛋户交120元,为期5个月,每月由长法养殖中心免费供给鸡蛋5斤,期满后退款100元———这相当于5个月内,吃蛋户用20元钱购买了25斤鸡蛋,平均每斤0.8元,远低于市场每斤2.20元的零售价;另按卡面说明,如果吃蛋户不吃鸡蛋,则每月可以领取8元钱;加上期满退还的100元,5个月内120元将变成了140元———如果按投资收益计算,年利率将达40%。

  “300元普蛋投资卡”又是一种:吃蛋户交300元建卡,为期一年,每月免费供给10斤鸡蛋,期满退款200元。这相当于在一年时间用100元购买120斤鸡蛋,平均每斤0.83元;如果不要鸡蛋,每月则可分红20元,这就是说,年初交300元,年底变成440元,年收益率高达46.67%。

  一个养鸡卖蛋的生意,能不能支持如此高的集资回报率?对于人民银行和法院而言,他们自然不会相信,但似乎谁也算不清楚;但不管算得清还是算不清账,预售吃蛋卡必然伴随着信用行为。况且,持卡人如果不是为了吃到廉价的鸡蛋而是为了高额投资回报而购买吃蛋卡,其中的集资行为是显而易见的。这也应是银行和法院认定张长法“非法集资”的主要依据。

  发家“303模式”

  按张长法自己的说法,发家“全靠一种经营模式”,被张称为“303模式”。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张长法的赢利模式根本无法赢利,不过为了集资而已,但张本人一直不以为然。他是这样向记者解释“赢利模式”的:

  假如投资20元,先在市场买10斤鸡蛋,然后以此为基础,出售一张面值为300元的“吃蛋卡”;再以这300元现金买150斤鸡蛋,并以此为基础出售15张“吃蛋卡”,张手里的资金就变成了4500元(即300元×15张=4500元)。至此第一步完成。

  第二步,4500元按每只8元价格,够买下蛋率较低的淘汰蛋鸡562只,张说他有技术可使这些淘汰鸡月产蛋3斤……

  张长法的模式真能有如此赢利?采访中记者发现,几乎没有人能搞清楚,成本到底是多少?滚动过程中还需要怎样的支出?一切只能凭张长法的叙述。而且在他的叙述中,还充斥着“哲学”、“玄学”甚至“天地阴阳”。

  企业迅速膨胀

  “303模式”是张长法起家时最初使用的模式。

  事实上,张长法先后精心设计了40多类共70多种卡,每种卡聚集资金的强度和付出的成本都不一样。张长法根据企业生产和需要资金的情况进行调节,不同情况下发售不同的卡,也是他经营的法宝。

  在这个模式的滚动下,经过三个月运作,张的企业集资金额变成了1349.5万元;第四个月开始,103.8万只鸡投入生产。

  据他本人测算,3~4年之后,他将建成一个以鸡蛋为原料的集团企业。其中,以乌鸡蛋壳为原料的钙素厂是核心企业,投资达16亿~18亿元;配套养鸡场投资9个亿,占地4000亩,养鸡2亿~3亿只;加上其他配套设施,企业集团总投资将达30亿元———这就是他最终希望实现的“303科技模式”。

  张长法坚信,“如果不是政府中止他的计划”,他一定会成功。

  群众怪罪政府

  张长法被拘后,长法养殖中心的职工一直没有停止上访。

  2004年2月末,记者前去采访时,长法养殖中心门前聚集了四五十人。他们都是张长法公司的职工,一个个义愤填膺。据他们说,张长法聚集的资金全部用在了扩大生产方面,他自己每月只拿很少的工资,从未挥霍过一分钱。

  据他们说,在政府查封长法养殖中心之前,中心该给的鸡蛋、该付的款“一个都没少”,是政府的行为导致了资金链条的断裂,致使他们投入的钱拿不回来了。

  金融监管部门言之有据

  认定张长法非法集资行为,依据是“国务院247号令”。人民银行法律事务办公室主任张聪说,人民银行总行对“247号令”有一个解释,为判断非法集资规定了四个标准:第一,集资活动没有经过有关部门批准;第二,承诺在一定期限还本付息,包括货币形式和实物形式;第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集资;第四,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集资。“按照这四条标准,张长法的吃蛋卡就是一种非法集资”。

  张聪说:“值得注意的是,卖一张卡,业务员要提成20%;一张300元的卡,60元钱就从业务员那里退出生产领域———真正投入生产的钱是多少?”另外,有一段时间,张长法为兑现鸡蛋,甚至高价买进低价卖出,最后形成亏空。据小店区审计局的审计结果,在不到一年时间里,张长法的工资性支出高达几百万元。

  “养鸡的利润能高到什么程度?我们请教过养殖专家,山西省农科院畜牧研究所的权威专家夏士杰介绍,养鸡是微利行业,就赢利来说,从一只鸡身上一般一年可以赚10元左右;做得非常好,可以赚到13~15元。”张聪说。

  张长法其人

  张长法62岁,曾在陕西省粮食干部学校学习,当过食堂管理员,当过兵,当过行政科长、地质队长。但他痴迷的是养鸡。1996~1999年,他自费去武汉农学院专门学习养鸡。据说,他用手一捻鸡的粪便,就能判断鸡的健康状况。

  张长法告诉记者,2000年10月,他身无分文,在鸡场打工。当时觉得自己身怀绝技想买鸡但没钱,就承包了别人的83只鸡。

  没钱给鸡买饲料,他向农业银行杨家峪支行要求贷款1万元。当时乡长还帮他做了推荐,但仍被银行拒绝。于是他开始设计实施“303计划”。开始只发了面值5元的卡,筹集资金给鸡买饲料。后来卡越发越多,数额越来越大

互联网金融财商教育
投资理财财商教育